营养过剩的年代,医院还有个营养科?

2018-08-06 11:46:54 2843

2017年7月18日,63岁的王永祥因主动脉夹层被收治于心外科,需要做大血管手术。术前检查,血糖高至25点多,这种情况下手术自然是没办法做的。于是,心外科请内分泌科和营养科来会诊,商讨如何把患者的血糖降下去。

把血糖降下去的方法有三种:一是加大胰岛素用量;二是减少食物摄入量、限制流食,多吃蔬菜;三是增加运动量。这些都是医院常规的降糖做法,但王永祥的状况显然已经不适宜这些常规治疗......

这种极端现象在社会上很少见,但在医院几乎天天发生。在社会上出现还可寄希望于医院,如果是在医院出现,还要把患者往哪儿推呢。这时候,只有营养科能顶上来。

22.png

营养科对慢性病患者的帮助

以糖尿病为例,营养治疗的目的是通过调整和合理搭配患者的饮食结构,以维持理想体重,控制血糖、尿糖、血脂,延缓各种并发症。简单来讲,营养科的工作就是要教会糖尿病病人学会营养管理,不同情况下应该摄入多少卡路里的食物,碳水化合物、脂肪、蛋白质、维生素等应该如何配比,进而用健康的饮食方式去延缓疾病进展。

最常用的方法是患者教育,包括集中教育和一对一教育,包括说教式教育和模型演示式教育......由于方法过于繁琐和复杂,且缺少简便的配方食品做工具,实际效果并不理想。

营养科在各大医院的地位

营养科作为独立的临床科室,在对患者进行综合治疗时常常发挥重要作用,几乎与所有临床科室都有联系。合理的营养支持是保证药物、手术和特殊治疗取得良好效果的物质基础,也是最安全、最经济而又利于患者长期应用的一种治疗措施。大量材料表明,对住院患者采用适宜的营养支持手段,可有效地减少患者的死亡率和并发症,缩短住院时间,降低住院费用。

事实上,现在很多人去医院看病,压根不知道还有一个营养科,更不知道自己能在那里得到哪些切实的帮助。目前,营养科更像是一个被其他科室掩盖着的可有可无的科室。发达地区还好些,但越往下走营养科越得不到重视,甚至压根就没有营养科。比如,首都北京是大都市,治疗理念与国际接轨,所以在北京营养科的发展就能得到重视,北京协和医院营养科之所以成为全国营养学带头科室,正是得益于此。可放眼全国,大部分情况下营养科是没有得到重视的,即使三甲医院要求必须开设营养科,也常常是地位不高。越往上走,全局意识越强,越把术前、病前的预防作为重点;越往下去越是头疼医头、脚痛医脚。

基于这种现状,如何经过思路调整,突破现实困难,满足其他科室和患者的需求,是各级医院营养科负责人所要思考的问题。

一位营养科主任的破局之路

三门峡中心医院营养科主任周菊峰,就是一位一直在寻找营养科破局之路的探路者。因为常年穿梭于各个科室会诊,周菊峰见惯了王永祥这样的情况。如何更好地服务患者,如何更好地配合各科室的临床工作、如何让营养科做出成绩,是周菊峰一直思考的问题。

为此,她经常奔波于各个学术会,学习新理念、寻找新方法、尝试新产品。一次偶然的机会,在河南省内分泌暨糖尿病学术年会上,周菊峰看到了一款名叫唐无忧黄精面的低GI主食,尤其对餐后血糖改善效果显著。并且在进一步的寻访过程中,她发现像河南省人民医院、郑州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这样的省级医院也已经开始使用。经过前期小范围测试后,更加坚定了周菊峰要让她的患者也用上此产品的想法。2018年7月28日,经过公开招标,唐无忧黄精面正式被三门峡中心医院采购,纳入特殊膳食包收费项目。而在周主任的带领下,目前三门峡中心医院营养科,也已将唐无忧黄精面纳入了对住院糖尿病及妊娠高血糖患者的临床营养治疗方案。

假如今天是两年前的今天,假如王永祥先找到了周菊峰主任,假如两年前他就吃上了唐无忧,那么2017年7月18日,当他被心内科收治入院时,可能就不会因血糖控不住而延迟手术、增加负担和痛苦吧。


0.jpg


主动介入,快速发展

2013年,为支持临床营养学科建设,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连续颁布《临床营养学科建设与管理指南》、卫生部医政司关于要求各省开展临床营养学科设置试点工作的通知、三甲评审关于营养科的内容等文件。同时,在卫计委指导下,中国营养学会还将每年5月的第3周定为“全民营养周”。这些充分说明了卫生部要将临床营养科作为一门独立学科重点发展的趋势。营养科,无疑迎来了快速发展的东风。

抓住机遇,主动发展,加强治未病意识,把现在会诊时对患者的教育和指导工作做到平时,和医院其他科室紧密配合,主动介入进行营养干预,最终帮患者降低疾病风险、减轻负担。至于营养科的威信、地位、患者口碑便是水到渠成的了。

河南康无忧健康科技|无糖食品|低糖食品|唐无忧黄精面

识别图中二维码,了解糖尿病人标配主食